电动车销量爆发“抢锂大战”一触即发

2022-05-05 阅读820 评论0 喜欢0

  2021年,“有锂走遍天下”一度被投资者奉为“致富圣经”。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全面爆发,作为动力电池主要金属原材料的锂堪称A股今年的绝对热点之一。

  作为有限资源,矿业巨头恃“锂”而骄,从普通资源股摇身一变成为身价翻番的香饽饽,曾经举债豪赌导致财务危机被“骂”的公司如今也成为了此轮囤矿的“先驱”。

  而叠加疫情后出现的供应链危机,锂已不仅是上游企业的“心头好”,动力电池厂商也加入了这场抢锂大战,这些龙头开启全球囤矿模式,甚至不惜为锂打得“头破血流”,业内还传出了“得上游者得天下”的豪言壮语。

  随着各方抢矿,锂精矿价格水涨船高,锂盐价格也在今年暴涨2-3倍,这种涨势在下半年持续加剧,动力电池厂商不得不宣布涨价以平衡成本的上升。

  这一幕幕都让今年的锂电行业显得前所未有的热闹。

  1

  抢矿大战吸睛

  临近年末,“锂电茅”赣锋锂业和“宁王”宁德时代还为抢锂矿企业而上演了一场“年度巨献”。

  11月中旬,随着美洲锂业(Lithium Americas Corp)发布的一则公告,总部位于加拿大温哥华的千禧锂业(Millennial Lithium)的最终去向才得以确定,这场耗时长达5个月的巨头争夺锂矿战才终于落下帷幕。

  美洲锂业宣布,同意以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千禧锂业,这已经是对千禧锂业的第三次报价,这一价格比此前宁德时代约2.99亿美元报价高出约34%,较更早之前的赣锋锂业报价高出近43%。

  更有意思的是,美洲锂业虽然和千禧锂业一样是一家加拿大资源公司,但却与赣锋锂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起争夺战最早可以从赣锋锂业在今年7月首先看中千禧锂业说起,随即其提出以每股2.85美元,交易金额不超过约2.8亿美元的对价向千禧锂业发出收购要约。

  但今年9月底,宁德时代从赣锋锂业处“夺食”抢下千禧锂业,将报价从赣锋锂业的约2.8亿美元增加到约2.99亿美元,同时宁德时代还应向赣锋锂业支付1000万美元违约金。

  就在业内认为此事发展到此结束时,11月17日,美洲锂业又进一步将报价加码到4亿美元,并同意向宁德时代支付2000万美元的违约金,最终拿下千禧锂业。

  事实上,美洲锂业加价背后是,公司仍处于亏损阶段,财务状况并不“富有”,甚至可谓“捉襟见肘”。

  而且深究发现,美洲锂业背后依然有赣锋锂业的身影。据赣锋锂业半年报,公司间接持有美洲锂业12.51%的股权,且其还派驻了一名董事到美洲锂业,对后者的经营具有重大影响。

  赣锋锂业和美洲锂业在项目上也有合作,双方共同拥有阿根廷的Cauchari-Olaroz锂盐湖项目。除此之外,双方财务拆借现象也非常多,通常都是赣锋锂业“借钱”给美洲锂业。

  故有分析指出,这场两大巨头海外锂矿争夺战依旧是以赣锋锂业的获胜而告终。

  为何锂电行业两大巨头不惜为千禧锂业大打出手?这主要是因为千禧锂业“家里有矿”。

  据公开资料显示,千禧锂业主要从事收购、勘探及开发锂矿业权,公司旗下在阿根廷拥有两个有待开发或勘探的盐湖项目,分别为Pastos Grandes锂盐湖项目和Cauchari East锂盐湖项目,前者拥有约412万吨的碳酸锂当量(LCE),后者目前还处于勘探初期。

  而这起抢矿案只是今年国内各大企业海外囤矿的缩影。

  今年10月上旬,紫金矿业也斥资近50亿元从宁德时代处夺下加拿大新锂公司。

  不少锂电产业上下游如天齐锂业、赣锋锂业、宁德时代、西藏珠峰等都较早布局了海外锂矿,今年又有更多企业蜂拥而至,且出手愈加阔绰,多次出现“虎口夺食”的情况。

  除了锂电行业外,不少跨界企业也看上了“锂”这块肥肉,在今年纷纷跟进。高工锂电数据显示,今年下半年以来就有超20家企业跨界布局锂电,其中上市公司包括金圆股份、鞍重股份等。

  2

  需求暴涨下的争抢

  “需求增长太快,供给肯定要跟上。”针对国内企业海外抢矿现象的原因,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的暴涨,整个锂电产业链的需求同步水涨船高,而锂精矿是动力电池上游原材料。

  根据乘联会最新数据,今年以来,与传统燃油车的不景气相区别的是,新能源汽车销量大涨。今年11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达到42.9万辆,环比增长17.9%,同比增长131.7%;前11个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280.7万辆,同比增长190.2%。

  11月新能源车厂商批发渗透率19.9%,1-11月渗透率15%,较2020年5.8%的渗透率也有了提升明显。

  在新能源汽车销量持续走高的背景下,临近年底,诸多整车厂商却因缺电池交不出车被消费者投诉,上演了一出出维权闹剧。

  就在日前,针对小鹏P7“临时加价”风波和无法按时交车,小鹏汽车向媒体解释称,是因为整个行业面临着磷酸铁锂电池供给极度紧张的困难。

  早在今年7月,就有消息称,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为了顺利拿到宁德时代的电池,不惜亲赴宁德时代工厂一线蹲守一周。虽然事后何小鹏对此进行了辟谣,但“电池荒”的情况可见一斑。

  另一方面,宁德时代的董事长曾毓群也曾在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坦言,称客户最近的频繁催货,已经让他“快受不了了”。

  随着动力电池供给的持续紧张,其中游材料碳酸锂价格也在今年(尤其下半年)出现了暴涨。

  今年三季度,以电池级碳酸锂为首的锂盐价格迅速攀升,在突破20万元/吨后依旧不减其涨势。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2月13日,国产电池级碳酸锂现货均价22.3万元/吨,较年初涨幅高达320.75%。

  此前国泰君安还预测,预计到2022年一季度,碳酸锂价格可涨至25万元/吨。

  央视财经曾报道称,碳酸锂价格暴涨,核心是上游锂矿资源紧缺涨价。

  再加上今年全球多方企业争抢,锂矿价格节节攀升。据SMM(上海有色网)显示,截至12月13日,锂辉石精矿现货价格2000美元/吨,较年初涨1582.5元/吨,涨幅达379.04%。

  因上游原材料的暴涨,今年10月,多家头部动力电池厂商如比亚迪、国轩高科、鹏辉能源等不得不宣布涨价来抵消成本的上升。

  其中,比亚迪在一封《电池价格上调联络函》上强调,比亚迪决定上调CO8M等电池产品单价,产品含税价格在现行的Wh单价基础上,统一上涨幅度不低于20%。另外,从2021年11月1日起,所有新订单将统一签署新的合同,并执行新价格,所有未执行完成的旧合同订单将关闭取消。

  此次价格上调主要是由于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上述文件称,由于市场变化、叠加限电限产影响,与2020年12月相比,2021年锂电池原材料不断上涨,正极材料LiCoO2价格涨幅超200%,电解液价格涨幅超150%,负极材料等供应持续紧张,导致综合成本大幅提高。

  另外,国轩高科和鹏辉能源的动力电池涨价理由也大同小异,鹏辉能源更是称在原材料涨势持续下,其成本压力“已远远超出承受极限”。

  显然,上游原材料已经成为整个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制约环节之一,于是慢慢地锂电行业形成了“谁掌握了稳定的原材料供给,谁就掌握了市场话语权”的统一意识,所以不管是矿产企业抑或是电池企业都不惜争破头皮抢矿。

  3

  严重依赖进口

  相比于在国内,为何中国企业海外囤、抢锂矿成为了今年现象级事件?

  这一方面与我国国内锂资源的总量和类别有关。我国锂资源虽然在全球排名靠前,但总量占比并不大,且其中超八成是以盐湖的形式存在,需要经过复杂工艺才可以提炼。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数据,截至2020年末,全球锂资源量约8600万吨,其中南美“锂三角”地区(智利、阿根廷和玻利维亚交界处的高海拔湖泊和盐沼)的锂资源量之和就占全球锂资源总量的近60%,其次是美国、澳大利亚和中国,其中澳大利亚锂资源量为630万吨且大部分为硬岩型锂矿,是世界上最大的硬岩型锂矿出口国。

  而我国锂资源储量仅占全球锂资源储量的6%,与之相对的是,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均领跑全球。乘联会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中国新能源汽车占全球份额的51%,其中10月份占比高达61%。

  巨大的缺口使我国在锂资源方面严重依赖进口,占比约八成。

  因此不少下游电池企业会选择在海外收购锂矿,在保证供应链安全的同时,也能较好地控制原料成本,在业内获得更多的竞争力。

  公开数据显示,全球锂资源主要掌握在几家巨头手里,行业集中度非常高,产能主要由美国雅宝(ALB)、美国富美实、澳大利亚泰利森 Talison(股权天齐锂业51%,雅宝49%)和智利矿业化工SQM(天齐锂业25%)四家垄断,约占据了全球90%的产能。

  “咱们多抢矿,也不是坏事。”崔东树向记者表示。这是源于就目前技术而言,锂是新能源行业的“硬通货”,在“能源革命”中地位可谓是举足轻重。正如企业一样,我国在掌握了上游资源后,也能在新能源产业供应链中掌握重要的话语权。

  对于海外买锂矿的原因,紫金矿业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锂是新能源战略性矿种,是公司董事会确定的需拓展的战略性资源。

  据记者统计,目前我国企业在全球的锂矿布局分别有澳大利亚、阿根廷、加拿大、刚果、爱尔兰等。

  多番布局下,华创证券研报显示,今年我国企业锂辉石/锂云母产量预计占全球总产量的20%,该比例会在2022年、2023年分别升至26.6%、36.5%。到2025年时,上述占比会降至8%,但这主要是源于澳大利亚泰利森的锂辉石增量,而泰利森是由我国的天齐锂业控股。

  4

  短期内

  仍存供应缺口

  这种狂热分食全球锂矿的情况具有可持续性吗?

  在崔东树看来,这是一种短期资源错配导致的,并不具有长期性。

  但大多数券商研报指出,在未来几年内,锂矿资源的缺口依旧会存在,锂精矿价格也会继续走高。

  中信证券研究报告显示,受到需求影响,本轮锂价格或迎来价格大周期。2019年下半年,由于锂价持续下跌,导致多家澳洲锂精矿生产企业出现财务危机,破产停产。预计2021年至2022年新增的锂精矿产能极为有限,2023年出现拐点。锂精矿供应紧张的矛盾预计延续至2022年。

  而SMM的预计显得更为悲观,其认为锂到2025年市场仍将存在供应缺口,其指出,虽然2020年到2025年,全球锂资源释放速度明显加快,但是其释放速度受矿山项目规划、地缘因素、政治风险等限制,扩产速度低于需求增长速度。

  华创证券研报分析,预计2021年锂盐冶炼35万吨,锂矿供给27.9万吨,缺口7万吨;2022年锂盐冶炼52.7万吨,锂矿供给36.1万吨,缺口16.6万吨;2025年锂盐冶炼83.5万吨,锂矿供给68.7万吨,缺口14.8万吨。

  基于缺口的长期存在,光大证券认为,不排除未来锂精矿价格的高点上探至2300美元/吨的可能性。这也就意味着锂精矿价格仍有15%的上升空间,当然这与今年超3倍的涨幅已不可同日而语。

崔东树向记者指出,即便仍有上涨空间,企业仍要理性投资,谨防资源供给提升后的价格骤降,届时“可能会死一批”。

  除供需回归理性外,目前不少动力电池企业也在试图摆脱“锂”的制约。今年7月底,宁德时代发布第一代钠离子电池曾一度引爆市场,这其中一项重要原因,即钠相比锂而言,普遍存在于自然界,约为锂的1000倍。

  虽说如此,但短时间内钠离子电池对锂离子电池的取代效应依旧有限。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部总经理吴辉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钠离子电池的主要优势在于其产业化之后成本较低,但业内普遍认为其能量密度太低,可能适合用于在低速车或者储能等领域,在新能源汽车上应用的可能性不太大。

  据介绍,宁德时代第一代钠离子电池电芯能量密度为160wh/kg,略低于磷酸铁锂电池,但宁德时代表示,下一代钠离子电池电芯能量密度将突破200wh/kg,预计2023年形成基本产业链。

  ◎ 记者 肖逸思《 国际金融报 》( 2021年12月20日   第 05 版)


不只是科技数码,还有一些有趣的生活分享给大家

  • 文章

    0

  • 浏览

    0

  • 获赞

    0

赞一个、收藏了!

分享给朋友看看这篇文章

相关标签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