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安德特人的复仇:和现代人祖先春风几度,给我们留下无尽祸根

2022-12-05 阅读1186 评论0 喜欢0

人类起源就是一个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在上万年的进化里,就会被淘汰掉一部分落后的群体,但始终有些恶劣的基因无法被弃去。

在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类祖先有过基因交流后,却带来了不少不可忽视的劣根性,简直就是最恶毒的复仇,贻害万年。

尼安德特人的研究

1856年,在德国北部尼安德河谷的一个洞穴内,一群矿工发现了一部分的古人类化石,包括1块头骨和16块骨骼,经科学家检验后,验证这就是尼安德特人的遗骸。

起初对于这类古人类骨骼已经是有所发现了,但都没能引起重视,直到达尔文《物种起源》的发表,才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发掘工作里。

尼安德特人在进化里的地位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得到主流科学的认同,直到后期出土的证据越来越多,他们才被安排在了直立人和现代人之间的一个阶段。单单看面部,尼安德特人与现代人的外貌相差并不算显著,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尼安德特人拥有粗犷的眉骨和突出的后脑勺。

但从整体上看,尼安德特人的体型就和现代人种祖先有着明显的差异了,他们拥有粗大的骨骼、健壮的肌肉,新陈代谢也更迅速。

这样的优势让他们能够超过智人,在原始时期的艰难条件下依旧拥有探索的能力,当智人还在非洲大陆进化时,尼安德特人就已经离开了原生地,走向世界各地。据考证,大概在40万年前,尼安德特人就已经迁徙到了如今的西欧大陆,甚至一度抵达过终年寒冷的西伯利亚最西端。

但一直停留在欧洲生息繁衍了几十万年的尼安德特人却在数万年前人口锐减,领地迅速缩水,最后只能生活在现欧洲大陆的一个角落。

距今约2.8万年前,尼安德特人彻底灭绝,给后来人留下的不过是一具具土色的骸骨。而尼安德特人灭绝的时期,和智人走出非洲,前往欧洲大陆的时间相重合,科学家大胆猜想,尼安德特人的灭亡,必定与智人有着不可忽视的关系。

尼安德特人在欧洲存活了十五万年,却被智人用短短的几千年就被赶去了欧洲西部的一角,不过这只是最有可能性的猜测。对比了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战斗力,就会产生新的矛盾,各个方面的智人,在茹毛饮血的原始时代,都是很难和尼安德特人正面斗争的。

而根据大脑内部的比较也很难有真正的证据,科学家推算,尼安德特人的平均脑容量达1578mL,智人只有1350mL。尼安德特人的脑袋大概可能比智人大了一罐可乐那么多。所以从脑容量这个角度论证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灭绝有关很难站住脚。

尼安德特人的生活

尼安德特人在现在看来是很稀少的人种,根据其营地出土的遗迹观察,他们已经开始了制造并使用各式的石头工具和木质武器,但数万年都没能在此基础上有所改进,由此推断尼安德特人的智力可能比现代人低很多。

他们大部分时候采取穴居,偶有在露天建造营地,已经会利用火种猎取动物,与动物争夺栖息地洞穴。尼安德特人已经拥有了安葬死者的仪式.

1908年,世界发现了最早的“非人类埋葬死者”的案例,一具保存完整,有明显安葬特点的尼安德特人尸体骨架在法国被发掘出来。死者坟墓被修筑成漏斗状,身体被摆成胎儿的姿势并被严密包裹。

此外其他发掘出的尼安德特人遗骸旁边都有花粉的痕迹,人类学家推断,这些花粉很大可能是安葬时的某种程序,这就与现代人为死者献花有着相似之处。

2000年,西班牙一处地下洞穴出土的8具尼安德特人引起了专业人士的关注,在这8具骸骨中,很多骨头都有被切割和撕扯血肉的痕迹,手臂和大腿等较长的骨头也被人为地切开过,可能是为了吸取骨头里营养更丰富的骨髓。

古生物学家根据尼安德特人的骸骨推断他们曾遭遇过一场严重的饥荒,甚至通过食用同伴来保存自身。

在人们通俗的印象里,冰河时期的人类是野蛮粗俗的,但科学家发现了尼安德特人在5万年前“化妆”的证据。出土的一个带有残留色素的贝壳被认为是尼安德特人化妆的容器,这一发现被发表在了美国的《国家科学院学报》上。

但无论尼安德特人的智慧达到何种水平,都还是不敌智人。智人在撒哈拉以南蛰伏了几万年后,终于走出了非洲,带着不可抵挡的气势,占领了尼安德特人的生存空间。

两个种族在生存资源稀缺的时候,和平共处肯定是不可能的,就目前的考古证据来看,没有任何晚于距今三万年的尼安德特人骨骼和聚居点被发现,所以尼安德特人就是在某个时间段里突然截止了存在,遭受了一场灭顶之灾。

但至于是沦落为其他种族的盘中餐,还是在边远地区逐渐消亡,目前来说很难确认。

遗留下的恶劣基因

根据目前的生物学知识来说,两个物种之间是存在着生殖隔离的,但也有例外的物种,例如北极熊就能和灰熊杂交,产生新的物种灰白熊,它是具有完整的生殖能力,可以产生后代。

而类似的杂交也发生在了数万年前,智人和尼安德特人之间。现代DNA测序技术的发展表明,智人和尼安德特人曾发生过大规模的交配,并且孕育了不少的后代。

动画电影《疯狂原始人》里的情节,属于尼安德特人的少女Eep和人类祖先智人少年Guy在一起狩猎生活,还谈了一场浪漫的恋爱。现在根据考证这真的成为了现实,看来导演也不是瞎编的,所以Eep要是产下一个“混血儿”后代,也是没有什么意外的。

2002年,在罗马尼亚的一处洞穴里,发掘出了一块现代人的骸骨,属于下颌骨部分,命名为Oase1,科学家用碳十四检测,推断出它属于距今3.7万到4.2万年前的欧洲早期现代人。

Oase1

在进行有目的性的大区域核DNA富集实验后,科学家发现这个属于欧洲现代人的遗体竟然含有6%-9.4%左右的尼安德特人基因。这就意味着这位欧洲现代人几代的祖先就可能是一位正统的尼安德特人。

其实在Oase1这个基因被测定清楚前,就已经有相关的研究佐证了在现存的人类基因中,大概有1%-4%是来自于尼安德特人的。

世界上除了及其少数居住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的土著居民,其余的现代人种都是纯种的智人和尼安德特人交配产生的后代。不过二者究竟是于和平年代水到渠成地走到一起,还是战争时为了繁衍后代发生的大规模强暴,都还是处于有待商榷的阶段。

在《Science》上发表过一篇论文,主要是对三名5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男性的牙菌斑进行基因测序的报告,其中介绍他们可能曾与智人有过接吻行为。而在地球上的万千物种里,除了人类,几乎所有动物在交配时都是没有亲吻的习性的,而交配时会亲吻的人类文明里,也不过占据了46%。

关于智人和尼安德特人间“春风一度”的事迹其实后来人并没有那么关心,只是尼安德特人留下的基因,让人很是头痛。目前的研究可以证明,来源于尼安德特人的基因携带着某些与疾病密切相关的序列。

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抑郁症、肥胖、色素沉淀、尼古丁上瘾、尿道功能失常、红斑狼疮等疾病通通都有尼安德特人基因的助力。不过这些基因在遥远的远古时期进入智人身体后,却是可能对于生存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例如某个基因可以加强人体的凝血功能,在医疗不发达甚至没有医疗的时候,就对于伤口的恢复举重若轻,外伤和女性生产时因为大出血死亡的病例可以被大大降低,可是这个功能放在现代,就更容易引起心脏病和中风的发作。

另外一个能够增强人体免疫反应的基因在过去可以迅速调动身体的免疫,对抗恶劣条件下不清楚的病菌、寄生虫等微型侵害,可放在现代社会,一旦免疫系统过于活跃,就往往意味着频繁的过敏或者系统性红斑狼疮的产生。

可是我们的祖先离不开这些基因,要是没有,可能智人也只能被激烈的竞争淘汰,现代文明的进步,这些基因进化的时间太短,还没能来得及消退,所以只能造成部分人群的身体受损。

这就是基因交流的不确定性,甚至短时间内的优劣都是难以判断的,过去是赖以生存的宝贝,放在现在就是累赘了。这可能是尼安德特人对于智人造成他们灭绝而产生的一种漫长的报复方式吧,几万年前的“一夜风流”,后果现在才展现,祸患无穷,只能等着进化淘汰,筛选出这些恶劣的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