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篇文章,《银翼杀手2049》你才能真看懂

5 小时前 阅读7288 评论0 喜欢0

《银翼杀手2049》北美上映三周之后,内地也要上映了,这部外媒口中的“科幻神作”,被赞美为“超越前作”“为数不多、真正能比原作更优秀的电影之一”的续集,只删减了一分钟,将以162分钟片长登上内地银幕,几乎算得上原封不动。

它的前作——上映于1982年的《银翼杀手》,可谓科幻片史上经典中的经典,能登上任何一个影史科幻片TOP10排行榜。

《银翼杀手》海报

所以拍摄这样一部电影的续集,被说“狗尾续貂”的可能性也最大,但电影在海外上映以来,不管是媒体、影评人还是前作影迷,都对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的创作赞誉有加,从他们的评论来看,这部电影也和前作一样,能够载入影史史册。

据提前看过《银翼杀手2049》的好基友表示,这部续集的观感是“它很美,也很好,就像展馆里的艺术品一样精妙,即使不能完全看懂剧情里的细节,就算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去形容,也愿意一直在里面欣赏。”从这个描述来看,这部好莱坞大片算是挑战了大多数观众心中对“大片”二字的理解,没有十五分钟一次的小高潮,也没有拯救世界打反派这样的戏码。

但这都不算什么,看这部“非爆米花”科幻片的最大问题还是,观众们记不记得,银翼杀手到底是什么人,前作电影到底讲了什么样的故事。尤其对大多数中国年轻影迷来说,1982年的《银翼杀手》可是不折不扣的老片了,里面的故事背景、角色身份和主题观点,可能大多都是从影评文章里看来的。

还是那句话,为了让大家更好地观赏这部两个多小时的电影,我们贴心地总结了“银翼杀手”的前世今生和背景知识,帮大家做好观影前需要做的功课,扫清看片前的一切障碍。

什么是银翼杀手

《银翼杀手2049》的官方剧情就是,“前作30年后,瑞恩·高斯林饰演的新一代银翼杀手K,寻找到已销声匿迹多年的前代银翼杀手戴克(哈里森·福特 饰),共同破解即将颠覆人类社会的惊天阴谋”。所以这部续作的主角,以及前作主角的身份都是银翼杀手。

瑞恩·高斯林扮演的银翼杀手K

银翼杀手的含义,在1982年上映的前作一开始就已经解释清楚,一同解释的还有这些杀手的目标:

人类创造出来复制人这一种群,为的是让他们在世外殖民地做奴工,从事危险的探索,还有其他星球的殖民任务。

《银翼杀手》中的复制人型号是“连锁六型”,他们都被创造于泰瑞公司,这些与人类没什么区别的复制人比创造他们的工程师更敏捷、更有力量,也更有智慧。

前作的故事就发生在2019年11月,这个时间,一支连锁六型战斗部队在世外殖民地发动叛变,复制人在地球被宣布为违法物,必须被处死刑。而这种专门抓复制人的特种警察小组,就叫银翼杀手部队,奉命侦查入侵的复制人,然后立刻处死他们,这种处决称为——退役。

哈里森·福特扮演的前代银翼杀手戴克

上一部的哈里森·福特、这一部的瑞恩·高斯林,两个人的身份都是银翼杀手,也就是说,他们的目标都是找到并且处决复制人。

前作的故事前因

这一部续作中,新一代银翼杀手K(瑞恩·高斯林)要找到上一代银翼杀手戴卡(哈里森·福特),那么戴卡为什么会消失,K又为什么要寻找他呢?

回到前作,戴卡是奉警察之命抓捕来到地球的几个复制人,也就是说,他本来身处复制人的对立面。但他之所以最终消失,就与他抓捕的这几个复制人有关。

在前作故事发生的2019年,戴卡提出过这个问题:这几个复制人为什么要冒着被杀的危险回到地球,回到创造他们的泰瑞公司。

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是“连锁六型”复制人与人类唯一不一样的地方:他们在制作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被赋予感情,但慢慢的,他们会发展出自己的情感,包括爱、恨、希望等等。因为防止他们有了和人类一样的感情,所以制作者从一开始就设置了保险设施——这些复制人只能活四年。

也就是说,上一部《银翼杀手》中几个复制人来到地球,找到创造他们的泰瑞公司,就是想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然后寻求延长生命的方法。

复制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这里先不提戴卡要杀的几个复制人,先要说的是他在泰瑞公司见到的,被泰瑞博士雇佣的大美女复制人,瑞秋。

瑞秋开始并不知道自己也是复制人,她以为自己就是普通人类来着,因为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小时候发生的事,还有一张童年时代和母亲的合影。

但其实,复制人被创造出来的时候,也会同时被植入一段记忆,这些记忆完全是属于别人的,只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以为自己也活过一段童年的日子。至于赋予他们记忆的原因,是因为“如果赐予他们过去,创造出他们情感上的依靠和安慰,就能更好地控制他们。”

戴卡无礼地对瑞秋戳穿了她的复制人身份,但他同时也爱上了美丽哀伤的瑞秋,瑞秋在知道了自己是个复制人,而戴卡的任务就是除掉复制人之后,依然在他面临危险的时候救他一命。

因为爱,也因为感恩,戴卡选择放过瑞秋。

而另外几个来到地球的复制人,就没有瑞秋那么好命。其中两个女性复制人在被“退役”时,都曾奋力挣扎,尤其是身体灵活敏捷的普瑞斯,她在中枪后,留着血的身体扑腾到惨不忍睹,甚至比人类的求生欲望更加强烈。

普瑞斯在临死前惨烈挣扎

与普瑞斯相爱的复制人首领罗伊,他英俊挺拔,体力不凡,在看到普瑞斯被杀死之后,他对她的深情告别毫不逊于寻常男女。

首领罗伊

这个即使在人类群体中也算出类拔萃的罗伊,这个说出“我们不是电脑,我们是血肉之躯”的罗伊,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友死去,自己也即将过完四年的生命。

罗伊无疑是戴卡面对的最难战胜的复制人,两个人的打斗激烈、难分胜负,虽然戴卡让罗伊吃了苦头,罗伊也让戴卡伤痕累累。但最终,知道自己大限将至的罗伊依然救下了快要从高空坠下的“仇人”戴卡,在临死前,他讲出这样一段诗意的独白:

我曾见过你们人类所无法想象的事情

我目睹战舰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

看着C射线在混沌的星门附近闪闪发光

所有的时光都将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中

如同落入雨中的泪水

罗伊临死前的最后一个表情

这是《银翼杀手》中极为经典的一段台词,也是“人类为何为人类,生命又何以证明存在”这样的哲学思想闪现在片中的高潮。

戴卡到底为什么消失

前面说,戴卡杀了几个强大的复制人,但决定不杀瑞秋,不但如此,他最后还带着深爱的瑞秋浪迹天涯。

或许因为,他看到临终前的复制人普瑞斯拼死挣扎,她对生命的不舍让戴卡迷茫;或许应为,复制人的首领罗伊居然以德报怨,救下了危险中的自己;还可能因为,罗伊临死前的那段独白,也让戴卡对复制人的命运相当同情。

但这些都不是那最后一根稻草,《银翼杀手》最后一个镜头,让整部电影出现了最大的反转,戴卡救走瑞秋时,在地上发现了纸折的白色独角兽,而这只独角兽,正是自己梦中经常出现的。之后,戴卡拉着瑞秋头也不回走了。

这个白色折纸是影片的关键线索

这个场景在暗示什么,是说戴卡的梦境和记忆也是被植入的?难道他也是一个复制人?

电影给出暗示却没有敲定答案,但这个身份之谜绝对和他的消失有关。

戴卡消失之后发生了什么

《银翼杀手》的故事发生在2019年,《银翼杀手2049》的故事则发生在2049年,戴卡消失之后的30年发生了哪些事,瑞恩·高斯林演的银翼杀手K又为何想找老银翼杀手,这中间当然不是完全空白。在《银翼杀手2049》上映之前,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邀请另外两位导演,拍摄三部前传短片,揭露了这30年间发生的关键事件。

第一部是动画片《银翼杀手:2022黑暗浩劫》,故事就发生在《银翼杀手》之后的第三年,2022年5月。

这个时候,连锁六型复制人已经是过去式,泰瑞公司开发了大量连锁八型,与上一代复制人不同的是,连锁八型被设置为自然寿命,也就是能活多久就活多久。人类至上矛盾从此爆发,复制人被大量追杀。

复制人们为了自己的生命,也出现了一连串激烈、反叛的行动,最终大断电事件爆发,复制人被下令禁止生产,从此泰瑞公司破产。

这个短片对《银翼杀手2049》最大的意义是,提示了“大断电”这个概念的由来,在电影中提到的“大断电之前”,就是在2022年复制人第一次被终止生产之前的时期。

第二部短片是由雷德利·斯科特的儿子卢克·斯科特执导的《银翼杀手:2036复制人黎明》,发生时间在2036年,而“复制人黎明”,就指的是在泰瑞公司倒闭后,又有一家华莱士公司崛起,开始制造新型复制人。这家公司的老板,就是杰瑞德·莱托扮演的华莱士。这个角色在《银翼杀手2049》中也有很多戏份。

在这支短片里,华莱士公司已经能制作出更完美的连锁九型复制人,他带着新型复制人到立法部门,告诉他们,自己创造的复制人绝对听命于主人,因此要求废除“反复制人法案”。这里的第九代复制人,就是《银翼杀手2049》中最主流的那一代。

最后一支短片是《银翼杀手:2048无处可逃》,故事仅仅发生在《银翼杀手2049》前一年,短片里的主人公是《银河护卫队》里的“毁灭者”戴夫·巴蒂斯塔扮演的复制人萨珀,这个人物曾经在动画短片《银翼杀手:2022黑暗浩劫》中出现过,大断电之前,作为连锁八型复制人的他曾经从卡沙兰逃到地球。

26年后,隐藏身份多年的萨珀在一次见义勇为中暴露了自己是个复制人,成为警方追捕的对象。这个剧情无缝连接《银翼杀手2049》,戴夫·巴蒂斯塔扮演的萨珀同样出现在其中,瑞恩·高斯林扮演的银翼杀手K,也正是在对萨珀的追杀中,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从而要去找到上一代银翼杀手戴卡。

《银翼杀手2049》中的萨珀同样是线索角色

《银翼杀手2049》其他几个角色都是谁

翻到这里,就算没看过1982年的《银翼杀手》,也都能清楚,高斯林扮演的是新一代银翼杀手K,哈里森·福特演的还是上一代杀手——年长的戴卡,杰瑞德·莱托是制造复制人的华莱士公司老板,戴夫·巴蒂斯塔演的是被追杀的连锁八号复制人。不过《银翼杀手2049》中还有三个新的重要角色,而且都是女性。

如同上一代银翼杀手戴卡最终找到了瑞秋这个爱人,新一代银翼杀手K也有一个美丽的恋人,古巴女演员安娜·德·阿玛斯扮演的乔伊是K的知己,也是他的爱人,虽然她对K有坚定不移的陪伴,但她在电影里的身份相当特殊,两个人的关系也有一种凄美的复杂。

“下木夫人”罗宾·怀特是K的上级,预告片中的她告诉K“世界的秩序建立在一堵墙上,告诉任何一方这堵墙不存在,都会挑起战争。”她绝对拥护人类的秩序,要求K“抹去一切”,也就是说,K必须要遵从她的命令,对复制人进行“格杀勿论”的追捕。

而这部电影里“最可怕的”女性角色,则是西尔维娅·侯克斯扮演的华莱士的助手露芙,因为有了她的忠心耿耿,银翼杀手K发现秘密真相、寻找上一代杀手戴卡的行动,都变得困难重重。

可以说,前作中戴卡面对三个女复制人,其中两个是他要猎杀的对象,而瑞秋则是他爱的人,但这次K面对的三个女人,跟他之前有着三种不同的关系。

看《银翼杀手2049》之前还需要了解的

看懂了《银翼杀手2049》的角色和故事起因,我们需要提前谈一谈,这个系列电影的视觉风格,有两个名词,“赛博朋克”和“废土美学”值得一说。

赛博朋克本身,其实是科幻小说的一个分支,是带有秩序反叛(朋克)气质的虚拟现实(赛博)主题作品。因为1982年的《银翼杀手》,让“赛博朋克”这个词成为科幻电影中的某种固定视觉风格。

至于赛博朋克城市到底是哪一种感觉,大概就是建筑立体感很强,高楼之间架着各种空中轨道,城市始终是湿漉漉阴沉沉。用某知乎网友的话“赛博朋克就是科技高度发达的世界,整个天空都是灰色经常下雨,去到哪都是显示屏,大喇叭放着ZF的通知或者广告,警察草菅人命,路上的行人急匆匆麻木呆滞的眼神。每个人出生都有档案,有富人区和贫民区,因为基因被划为三六九等。巨大插入后脑的软管,人造人,各种检测仪器,巨大有象征意义的高楼。”

参见《银翼杀手》这几张截图↓

而到了2017年的《银翼杀手》,除了赛博朋克风继续保留,更多转向“废土美学”。顾名就能思义,满屏昏黄,烟雾弥漫,很多场景都被烟雾、雾气、沙尘、雨雪笼罩,画面不怎么清透亮丽。以2015年大热的《疯狂的麦克斯4》为例,那部电影的视觉表现就是典型的“废土风”。

然后再用《银翼杀手2049》中几张被网友戏称为“沙尘暴”的剧照来解释一下:

解释这些的意思,是想在观影之前提个醒,这部电影真的不是那种想象中的末日灾难科幻片,包括它探讨的“存在主义”,包括它与前作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包括它的画面,都给被超级英雄大片惯坏了的观众们一次考验,如果抱着欣赏普通好莱坞大片的态度来看《银翼杀手2049》,可能看着昏黄的图像就失望了。

这部电影的摄影师是13度获得奥斯卡最佳摄影提名的大师罗杰·狄金斯,正是他为这部续作营造了过渡于前作,但明显区别于前作、且更加适合这部电影故事核心的视觉基础。在《银翼杀手2049》中,一切不确定感都趋向神秘,所以这种颇具未来之风的色调是最正确的语言,符合银翼杀手K的境遇,以及这部电影中那个关系到复制人命运的巨大秘密。

文章的最后,建议大家在观影之前选择喝杯咖啡或者浓茶,不是因为剧情会让你睡,而是这可能是你今年在大银幕上看到的,最“考究”的一部电影,每一个画面如果漏掉,都挺可惜的。

不只是科技数码,还有一些有趣的生活分享给大家

  • 文章

    0

  • 浏览

    0

  • 获赞

    0

赞一个、收藏了!

分享给朋友看看这篇文章

相关标签

热门推荐